孙南的是忽上忽

    “有听到,弦的歌曲了。”

    “果我们猜的不错,这首歌应该是写的原创吧?”

    “敢在舞台上唱原创歌曲,我佩服的勇气!”

    “我希望,节目组几分钟间,让这首歌完整的唱来!”

    孙南的话,谓是一点不给!

    ‘希望节目组几分钟间,让这首歌完整的唱来!’

    这不是在,孙南在质疑节目组,刻压制辰歌的表演间?

    ,蒙歌王节目组真的有阿!

    他们真的有压制选的表演间!

    稳居幕的导演,这一刻彻底傻了。

    什况?

    丫唱半首,半首吧……

    关我们节目组什

    有孙南,是评委阿!

    候,了一个选,跟整个节目组叫板,真的吗?

    导演麻了,麦克,声提醒

    “华少,愣干嘛?”

    “快挖十一号阿!”

    “他唱了半首歌,到底是什鬼?”

    “他一声不吭的站,这不是摆明了让整个节目组难堪吗?”

    华少听,马上反应了来。

    阿!

    他不阿!

    他是不话,任由评委观众们胡乱猜……

    ‘【蒙歌王】黑幕’的头条,绝是上定了明的热搜!

    华少问

    “咳咳,孤独的丑先。”

    “这首歌,哪怕是我一个外来,有半首。”

    “不选择他唱完呢?”

    “是嗓不舒服,是状态不?”

    听来。

    华少的话的很‘鬼’!

    虽上是在问辰歌愿有一祸水东引的嫌疑。

    嗓不舒服,及状态不……

    这是选的单方原因!

    ,华少在潜移默化的转移观众们的注力。

    让观众们识的认,辰歌唱了半首歌,是的原因!

    辰歌此微微一笑。

    辰歌嘴角勾了勾,脸上的油彩被牵,夸张殷红的笑容占据了半张惨白的脸,

    “几位老师猜的不错,这首歌是我的原创歌曲。”

    “其实,我经准备的歌曲,的确是尘封。”

    “临场换歌,是我思。”

    “我本不在一档栏目的输赢,我更在的脸!”

    “果我演唱的是尘封,”

    “我有百分八十的握,拿不到一。”

    “,我有百分百的握,绝不被淘汰!”

    话音一落,不少人呆住了,华少更是惊了嘴吧。

    四位评委老师却是满脸认真的点头。

    汪半壁:“我相信,的唱功,演唱《尘封》绝是一个高分!”

    梁永琪:“是的,的唱功很扎实,且钢琴弹简直是神入化!算是一句不唱,弹钢琴,我高分!”

    终,刘换老师问:“到底是选了换歌,唱了半首呢?”

    辰歌的声音有压抑:“因在不一了。”

    华少一脸懵逼:“怎不一了?”

    “呵!”辰歌冷哼:“有朋远方来,不亦乐乎?”

    “人迢迢,漂洋海,背井离乡的,跑来参加咱们龙的综艺,”

    “我们主,怎不拿点真本,认真招待贵客呢?”

    众人已经完全傻掉了。

    尤其是四个评委,更是惊一句话来!

    不是,让谈谈,这半首歌唱完,在跟我扯的?

    讲了半,怎十号榜给拉水了?

    丫的,不住来,挺爱阿!

    跑舞台上抗寒来了?

    架不住,辰歌的话,信度高。

    且非常高!

    汪半壁满脸赞

    “的确此!”

    “丑先的实力,我相信拿到一个不错的绩。”

    “的嗓音我喜欢,一定高分!”

    刘换是哈哈一笑,

    “哈!咱们的丑先蛮幽默的嘛!”

    “我很喜欢刚刚的一句话。”

    “我本不在一档栏目的输赢,我更在的脸!”

    “冲这句话,我给点一百个赞!”

    话落,不少人回了神来。

    ‘不在一档栏目的输赢?’

    ,十一号孤独的丑,跟本【蒙歌王】栏目,一回

    或者,【蒙歌王】栏目首期的冠军是谁,丑跟本不在

    ‘我更在的脸?’

    这句话,思了。

    什的脸

    一个榜,跑来参加龙的栏目,却拿到了雄踞榜首的高分!

    这是龙举办的栏目!

    怎让一个榜拿到首期的冠军?

    龙,岂容蛮夷叫嚣?

    这,谓的的脸

    ,孤独的丑承认,他临场换歌……

    嚣张的气焰,压

    并且,的荣誉,一脚踏入尘埃!

    这,完全是一怀!

    此话一,相图炮了!

    栏目组台。

    导演瞬间来,叫的

    “卧槽!十一号真敢阿!”

    “哈哈哈!节目效果拉满了!拉满了!”

    “别人来【蒙歌王】是了音乐来的,这完全是了抗寒来的!”

    “我真是服了辰歌这个老六!”

    “灯光呢?”

    “愣干嘛?虚了吗?”

    “灯光亮,音乐!”

    “上上上,给老上!”

    “三号机,三号机,赶快给特写!”

    “华少,接问,顺这条线,给我挖!”

    “绝是一个瓜!”

    华少是强忍,问

    “请问,孤独的丑先,”

    “唱了半首歌呢?”

    辰歌有马上回答,是反问:“听真话,是假话?”

    华少辰歌的卖关真是一百个满

    一个专业主持人,辰歌是在帮他拉高场气氛。

    华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